旅者有奇屋 Airbnb — 《大學線》

旅者有奇屋 Airbnb

120Airbnb_00

撰文‧攝影│大學線偵查組

網上短期租房平台Airbnb風麾全世界,在香港也大行其道。本刊記者發現,在本港Airbnb找到的住宿,有部份貨不對辦。明明租了一間房,打開門卻發現滿屋外傭,原來那是外傭宿舍;明明旅館寫明「只限女性」,卻有男生從鄰房裡走出來;本打算感受一晚別具特色的天台帳蓬露營,豈料翌日醒來財物盡失。Airbnb為旅客提供廉價住宿,租客卻同時要面對房間質素參差、網上描述與現實不符及保安等風險。

今年十一黃金周訪港旅客數字明顯下跌,業界推測住宿費高昂可能是原因之一。香港旅舍業商會在今年初訪問了約430名旅客,調查發現逾八成半人認為來港旅遊住宿太貴,有近八成人因為找不到心水住宿而取消或縮短行程。於是,Airbnb成為了不少旅客的選擇。

120Airbnb_04本刊記者瀏覽Airbnb的網頁,發現在香港提供的房源逾300個,價錢由78元至12,000元一晚。房源主要是賓館式經營的房間或私人住宅,記者從牌照事務處網頁中搜尋這300間,當中只有12間是持有牌照,餘下均沒有牌照(見表1)。Airbnb不會審查出租者提供的房源,平台上的房間千奇百怪,由工廈床位至天台帳蓬,以至全幢獨立屋和私人遊艇,甚至要與房東同床共寢的也可供選擇。記者曾租住其中三間,視察現場環境。

布簾圍起當房 與外傭共眠

記者透過Airbnb網站,搜尋到一間前舖後居的房間,網上說明房內有雙人床及單人床各一張,每晚房租341元。該舖位於北角一棟商住大廈,店內出售衣服、手袋、波鞋等,而租客則可住在舖後的房間內。屋主事前透過短訊指當日她本人不在屋內,但其外傭會代為接待。

外傭飯後如常在店面聊天和購物,對陌生的住客見怪不怪。
外傭飯後如常在店面聊天和購物,對陌生的住客見怪不怪。

惟當日記者推門內進,卻發現屋內至少有六名外傭,正圍坐在飯桌前。負責接待的外傭匆忙解釋,這裡其他八位房客均是與她相熟的外傭,由於她們的僱主不喜歡與外傭同住,就以每月約2000元租下這裡的床位。這些外傭每天早上回僱主家工作,晚飯後才會回來。

現場所見,該單位劃分為兩個區域,接近正門的一方為店面,店後則是三間房,供外傭棲身。屋內所有住客需共用一個廁所和廚房,而記者所租住的「房間」是店前的公共空間、貨架旁一張碌架床的下格,上格則屬另一外傭。床的四圍簡單用布簾圍起,沒有門和鎖,安全問題堪憂。

翻查網站介紹,描述中沒有列明那是用布圍起的房間,亦沒有提過屋內會有這麼多外傭。記者後來再以短訊聯絡屋主,指網上描述與現實有出入,她表示已提及「職員」是菲律賓人,網上亦沒有指用戶能享用整間房子。她又認為自己已為床位拍攝照片,展示了它「位於客廳」,而非獨立房間。

瀏覽精彩內容請轉下頁

「只限女性」 隔壁住著男生

私人屋苑 供早餐任用會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