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 — 《大學線》

尊重

撰文:大學線總編輯 潘悅瑤

可能是陳腔濫調;可能是老生常談。但反覆的提醒,無非是希望我們都能體會「尊重別人」並不是口號,而是要實踐出來的一種價值。

在香港,我們喊著要爭取民主。民主,除了是指你手上的一票,更是對於「尊重」的一種實踐。香港的議會選舉制度,用的是比例代表制,目的是透過民主選舉將少數的聲音都帶入議會,使每個界別有平等的發聲機會,以尊重和捍衛每一個個體的權利。

我所身處的香港,有這尊重包容之制,又有無其中之實?面對中港衝突,我們二話不說將所有對社會的不滿發洩到內地同胞身上;面對少數族裔,我們痛快地為他們扣上犯罪份子的帽子;面對同性戀者,我們投之以怪異、質疑的目光……如果這就是「尊重」的體現,大概我們要以作為香港人而感到羞愧。因為我看不到我們憑甚麼認為自己高人一等,可以去責難少數群體,然後卻偽善地高舉「尊重」這旗幟。

擱下社會層面,環顧四周,我們如何「尊重」家人、伴侶、朋友、甚至我們自己?因為我是知識份子,所以毫不客氣地指令家人;因為我工作忙,所以理所當然地冷待伴侶;因為我高薪厚職,所以不屑顧念朋友;因為我要保護自己,所以為自己築起高牆……如果這個就是我們對「尊重」的理解,我只能為自己身為萬物之靈而感到悲哀。因為我看不到在我們的意識裡,有足夠謙卑、理性的空間讓身邊的人發言、讓我們廣納意見,完善自己。

忘記了。到底由何時開始,我們變得唯我獨尊,善於矮化別人的存在價值,以領導者的姿態宣揚自己所認為的「真理」,然後要對方全盤接收。意見稍有偏差,就全城起來口誅筆伐,用霸道的方式來「尊重」那些試圖捍衛自己想法的人……

我認為,這種尊重人的方式,是對人的存在價值作出了一種最殘酷的踐踏。

如果,你發現,你不同意這種對於「尊重」的理解和實踐,請你翻開第105期《大學線》,試著體會一下我們對於「尊重」的一種小小的執著;看看與你心中的理解會否有共通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