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廣告激增 傳媒出招應對 — 《大學線》

政治廣告激增 傳媒出招應對

編輯│唐暢 記者 攝影│楊穎欣

隨著香港進入政治抗爭時代,在傳統的新聞報道以外,報章開始充斥著政治立場鮮明的廣告,宣傳不同的政治理念。在廣告收益和政治風險的角力下,有報章提高政治廣告價格,宣稱對不同立場的政治廣告一視同仁;也有報章為免淪為政治工具,明言拒絕刊登任何政治廣告。

刊登者憂慮:刻意提價

115mediaadv_7有些報館不歡迎政治廣告,故此提高廣告收費,令客戶知難而退。「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發言人吳秋北指,大聯盟曾於今年八月向《AM730》查詢刊登「反佔中」廣告,發現廣告收費比以往高出四倍。學民思潮亦曾有類似遭遇,成員鄭奕琳指在宣傳「6.22公投」時,他們曾向《明報》查詢在A1頭版刊登政治廣告的價錢,結果價格高達二十萬以上,鄭表示:「他們不會拒絕你,但價錢卻特別高,二十萬頭版你不會登的。」

政治、商業廣告大比拼

據熟悉廣告市場人士表示,一般聲明都比商業廣告價格高。本刊記者致電各大報章廣告部,查詢在A1頭版刊登一則有關「佔中」的彩色政治廣告的價格。商業廣告方面,因須交代公司名稱,所以則以記者身份查詢。

上表可見,政治廣告的價格一般較商業廣告高,如《明報》的政治廣告比一般普通廣告更高出三倍多,《星島日報》則高出兩倍多。香港互動市務商會副會長司徒廣釗表示,政治廣告價格較商業廣告昂貴,主要原因是政治廣告通常是偶一為之,而商業廣告則大多會在報章刊登一定的期數,如超級市場的廣告會定期刊登,因此報章一般會給予商業廣告客戶大約百分之三十至四十的折扣優惠。

「反佔中」遊行翌日,分別有佔中、反佔中團體在《明報》、《信報》刊登廣告。「飯盒會」召集人梁家傑指,與反佔中團體同日刊登政治廣告是有抗衡意思。
「反佔中」遊行翌日,分別有佔中、反佔中團體在《明報》、《信報》刊登廣告。「飯盒會」召集人梁家傑指,與反佔中團體同日刊登政治廣告是有抗衡意思。

報章:不同立場一視同仁

對於有報章對政治廣告刻意提價的猜測,《明報》廣告部主任Harry表示,自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政改諮詢開始,公司已決定提高政治廣告價格,主要出於商業考慮。他指出「不論是學民思潮還是大聯盟,只要屬於政治廣告,都是高價。」因此,學民思潮指廣告費要二十多萬元是正常的,並非刻意以高價拒絕某一立場的政治廣告。《蘋果日報》總編輯張劍虹於電郵時,也表示只要不涉及法律問題,《蘋果日報》不會拒絕某一政治立場的廣告。

雖然這些報章強調對政治廣告一視同仁,來者不拒,但仍會設有警戒線。《蘋果日報》在十月初曾經抽起一個廣告,張劍虹解釋該廣告呼籲香港考慮獨立,他認為在公民抗命運動剛開展的時刻,內容太敏感,因此最終決定抽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