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的哥 罷駛反加車 — 《大學線》

廣州的哥 罷駛反加車

編輯│張嘉瑤 記者│蕭梓恆 王寶熒 攝影│張嘉瑤

116taxi_1可能你我都曾經在國內「打的」,都曾有過「難忘」的經驗:「的哥」(內地對的士司機的俗稱)拒載、等上半小時都截不到的士……正當你我心中嘀咕,內地的士司機質素不及香港司機之時,廣州的哥卻大呼制度不公,令他們心灰意冷。廣州市政府以的士供不應求為由增發的士牌照,的哥群起反抗,更發起工業行動,實行罷駛,最後卻無疾而終。

廣州的士短缺已成社會問題,市政府在二零一四年七月提出《廣州市人民政府關於加強和規範出租車行業管理,緩解「打的難」問題的意見》,計劃未來三年,由二萬二千個牌照再新增一萬一千個,以解決市民「打的難」問題。雖然建議尚在聽證階段,但已觸動到「的哥」的神經。數以千計「的哥」在十月十五日,即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開幕日,發動大規模罷駛休息行動,反對加推新車,並提出三點訴求,包括打擊黑車、減租車費增補貼及上調收費。不過,政府不但沒有回應「的哥」訴求,更公開呼籲市民優先選擇公共交通工具。雖然行動無疾而終,但卻反映了積存在這個行業多年的問題。

不准載客牟利的「五類車」〈即摩托車、三輪車、電動車、殘疾人士輪椅車以及改裝車〉(左圖)和被除下車牌載客的「黑車」(右圖),在廣州街頭隨處可見。司機更會明目張膽勾搭市民選乘。
不准載客牟利的「五類車」〈即摩托車、三輪車、電動車、殘疾人士輪椅車以及改裝車〉(左圖)和被除下車牌載客的「黑車」(右圖),在廣州街頭隨處可見。司機更會明目張膽勾搭市民選乘。

「開半天都不足夠交班產」

廣州的士牌照不容許個人擁有,只有企業有權持牌。廣州的士牌由五十四間企業擁有,的士司機每人每月需繳交約五千元人民幣「班產」(即租車費用),向的士公司租車。油費、維修費用亦由司機負責。外號「菠蘿雞」的司機說:「我們做八小時,六個小時(的收入)交給公司,餘下兩個小時的錢,能抓幾多就(賺)幾多。」他又說經常入不敷支,唯有以身試法,交更後開私家車載客,即俗稱「黑車」,幫補生計:「做四小時(開黑車)賺三百元比開八個小時的士好。今早(開的士四小時)才走了一百二十元車資,怎麼辦?都不夠交公司。」

參與罷駛的郭師傅是河南人,零零年他隻身到廣州開的士,一做就是十五年,剛入行時每月賺約八千元人民幣,在塞車、加車、黑市的士的三重夾擊下,現在降至六千多元:「一天開(工)十二小時,七小時的收入用來交租車費給公司,兩小時是吃飯、加油,只剩三小時開車的錢是自己的。」

在廣州人眼中,六千元收入比剛畢業的大學生所賺取的工資還要高,的士司機工資待遇其實並不差。但郭師傅並非不滿意收入,而是公司抽取的租車費高得不合理,知道政府有意發更多牌後,他擔心收入進一步下降,考慮待租約完滿就會離開廣州回鄉做運輸工人。

後頁繼續:

打的難:車少還是塞車?

 加價無期 穗的哥淨收入僅兩三成

穗參事:個體化經營才是行業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