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林懷民的九月 — 《大學線》

屬於林懷民的九月

記者: 余駿軒

能夠有機會訪問林懷民,大概是無數個巧合不斷相疊堆積而來的結果吧。

巧合地,雲門舞集二在這個時間到香港表演。

巧合地,中文大學今年首辦博群大講堂,請來林懷民作為首位演講講者。

又巧合地,一向不甚幸運的我幸運地在抽「Beat」時抽到了一號籌,滿心歡喜的選了「文化」。

然後,到編委會的時候,就在還算順利地過題的一刻,訪問林懷民的機會突然空降於我面前。「不如嘗試兩題都做丫?」不知是認真還是戲言,陳惜姿老師當時的一句話仍言猶在耳,而自己更曾經想熱血地挑戰看看,但最後還是選擇了訪問林懷民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可是開始創辦以後,你就發現糟糕了。」這是在訪問當中,林懷民創辦雲門舞集以後的感受。或許,也是我選擇了訪問他的心情──真的糟糕了。這樣的一個大人物,可以寫的都差不多給寫過了。光是網上搜尋到的電視訪問就用了兩天時間去看,文字訪問更是多不勝數,加上他的傳記和個人創作,看資料的過程真的是沒完沒了。除了資料搜集的困難外,遲遲未能確定訪問時間更是令人沮喪,讓我一度懷疑應否繼續之前的題目,還真的開始了採訪,與那裡的文化工作者和街坊們閒聊了半天。當然,最終還是回到了林懷民的懷抱。

訪問的過程更是困難重重。三個不同的單位,以三個不同的角度同時訪問林懷民,惟有各施其法,就連坐的位置也希望盡量靠近他,更遑論在訪問時發言的時機如何可以快人一步。從不曾想過,一個人物專訪要在四十多分鐘內、與三個單位共同採訪的情況下完成。但無論如何,這次訪問的經驗於我來說,一切都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