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燭火 — 《大學線》

守住燭火

113oversea_1

作者簡介:楊兩全,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學生,現正在台灣交流。

編輯│黃嘉慧   方商 撰文│楊兩全 攝影│楊兩全

三月二十四日早上九時,在台灣修讀戲劇的我和同學在課室排戲。我們各自搬開桌椅,擺設場景,拉筋熱身,一反往常,我們沒有聊天、說笑,大部分時間沉靜無聲。排練的三個小時裡,我們除了在扮演角色時,表現過一些歡樂的情緒外,回到現實,我們誰都無法擠出笑容。

忽然電話鈴聲響起……

「我沒事,只是被人抬走而已。」

為我們修戲的學長,原來幾個小時前也在那個水深火熱的地方。他大概整晚沒睡,一臉倦容,沒有如常的朝氣,而從他的臉色中,我看出一份更深的落寞籠罩在他疲憊的臉上。

當天的早晨,似乎令人更難入戲。求婚的劇情,在那樣的時刻,似乎無法說得出口。排練完畢,平時的閒聊漫談,只剩下學長離開時拋下一句:「不好意思,我今天的心情確實不好。」

「我明白,大家都是。」

怎麼會不明白呢?其實,幾個小時前,我也和他身處在同一個地方。或許鎮暴水車經過馬路時,我就站在他對面;或許數十個鎮暴警察拿著盾牌組成一列嚴密防線時,我和他的影子曾經映現在同一塊盾牌上。我是香港人,他是台灣人,但又怎麼會不明白呢?整個大中華都在動盪著,我們的命運並不迴異陌生,一樣活在同一塊巨大的陰霾下,或堅持或爭取著自己所相信的價值。

當夜凌晨一時,我到了台北的行政院。那段時間最激烈的衝突都發生在後門位置,而那裡我已經無法進入了。我不時聽見有人傳召醫護人員,靜坐的群眾騰出一條窄 小的通道,讓醫護人員可以走進那浴血之地;又目睹救護車不停進進出出,有一架救護車在我眼前劃過幾秒,我瞥見裡面的人傷痛的神情,僵凝的臉孔;也有人高喊 「讓媒體進去」、「讓記者進去」……那些盾牌企圖阻擋著的,不但是人民,還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