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裏的貴族 — 《大學線》

劏房裏的貴族

編輯│藍可盈   記者│黃碧文 伍詠欣    攝影│伍詠欣

去年十一月,旺角花園街大火釀成九死三十四傷,再一次揭示劏房的禍害。但是房仍愈劏愈多,還愈劏愈豪華。現在市場出現一批以精品裝修為包裝的劏房,而且價格昂貴,銅鑼灣一個一百呎劏房動輒月租九千元,呎租達九十元。劏房不再只是低收入和貧窮人士的居所,因為出現了一批有潛力的租客 – 單身貴族。

銅鑼灣、灣仔、半山區的舊樓等這些傳統中產住宅區,是精品劏房集中地,被劏開多間套房出租,不但以位置優越作招徠,內裏裝潢亦非常講究,有地產代理稱,這類劏房業主裝修時落足本錢,甚至請來室內設計師設計。為了一洗「劏房」二字的負面形象,這類精品劏房都轉叫套房,崇洋的年輕人則叫它「Studio Flat」。以銅鑼灣軒尼詩大廈為例,十一月份有兩個面積約100-130呎的劏房開價九千三百,呎租高達九十一元。這類劏房租價最少也要六千元,但是仍有一批在中環、灣仔工作,奉行生活品味的單身貴族追捧。

市中心的魔力

對於忙於工作也忙於玩樂的年輕人而言,時間就是金錢。二十五歲,從事室內建築設計的麥高就用近一半的薪金租住銅鑼灣的一間劏房,主要是為了方便上班和夜晚消遣。麥高以往幾乎每日下班後,都會到中環蘇豪區或蘭桂坊喝上一杯:「下班後,可以先回家洗澡或換衣服才再出去。」特別玩到半夜的時候,和住得遠的朋友相比之下,回家就方便得多。「真的很累的時候,我洗完澡睡覺了,其他人卻還未回到家。」

月入二萬的麥高,自美國回流香港後,就以月租八千八百元租住銅鑼灣一百五十呎劏房,以一半薪金交租的確是很大負擔。但是又不願意搬離市區生活圈子,所以會一直住下去,住滿一年的他又剛續約一年:「如果我搬去九龍,租金便宜二、三千元,但夜晚坐的士都百多元,計回時間與金錢都一樣。而且九龍的氣氛和生活模式又不同(港島)。」麥高坦言:「無論如何,每一程的交通時間不能多過二十分鐘。」

地產經紀透露精品劏房租客多是有學識的年輕人,當中不乏會計師、銀行家和律師,他們工作繁忙,又經常日夜顛倒,所以不惜捱貴租住市區。但作為高收入人士,要入住劏房,實是情非得已。像麥高一樣崇尚市中心生活的年輕人,除了租住劏房之外,在同區實在很難找到其他選擇。同類型的舊式大廈,一個六百呎獨立單位便月租一萬六千元,他們根本無法負擔。無可奈何之下,唯有入住劏房。

月入三萬的建築設計師姚先生亦是劏房租客,他無奈地說:「你將一間正常的屋劃分開,就是所謂的『劏』。其實看你自己的想法,以前的人都是住板間房,我確實租不起一個大單位,有甚麼辦法。」由於他的工作時間長,經常要到晚上十一、二時、甚至凌晨才放工,所以鄰近公司便成了他找屋的重要考慮。因為在灣仔工作,他以八千三百元租住銅鑼灣百德大廈的一個約一百五十呎劏房,但他並不十分享受在劏房的生活,因為「租金不划算,又嘈、又大塵、用料又差。」不過因為覺得「睡覺時間好重要」,想在深夜放工後迅速回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