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後傘兵參選 分頭出擊區議會 — 《大學線》

雨後傘兵參選 分頭出擊區議會

王進洋(左)認為單純叫一兩句口號並不會被選民認可,是時候放下雨傘,重新上路。他正積極考慮出選東涌南區,希望憑勤力贏得東涌南選民的一票。

編輯│盧書蘅 記者│鍾煥露 翟偉豪 攝影│鍾煥露 翟偉豪

The rise of youth power in HK一場雨傘運動,港人對民主選舉的訴求清晰可聞。然而,七十九天過去,舊有的選舉制度依然存在。佔領後首個大型選舉──區議會選舉將於本年底舉行,一群「雨後傘兵」,成立多個由青年人主導的政治組織,積極考慮出選是次選舉。冀能走進政壇,成為市民在傳統政黨以外的另一選擇。

青年新政:以勤力作注

芸芸新興政治組織中,以「青年新政」規模最大。他們於去年十二月創立,成員至今已超過一百六十名,當中不乏會計師、護士等專業人士,目前已經在中西區、油尖旺區及葵青區展開社區工作,他們之前都沒參政經驗。發言人之一,今年廿二歲,就讀珠海學院工商管理學系的周世傑一直關心時事。早在二零一二年,當時仍是中六生的他,在反對國民教育科運動中擔任中學生聯盟外務副主席一職,去年的佔領運動更讓他感受到原來港人仍然對香港抱有強烈的歸屬感,令他萌生了參政念頭。他於今年一月獲朋友邀請加入青年新政,並積極考慮在今屆區議會出選堅摩區(堅尼地城及摩星嶺)。

周世傑(右)表示,青年新政會盡量安排成員出戰相連的選區,在運輸、資源分配上互相配合,達致協同作用。
周世傑(右)表示,青年新政會盡量安排成員出戰相連的選區,在運輸、資源分配上互相配合,達致協同作用。

要投身政界,可以選擇加入傳統泛民政黨,為何青年們要另立門戶?周世傑認為,本港建制派猶如政府的應聲蟲,傳統泛民又過份溫和,要根除黨魁那種「一言堂」的「大佬文化」非一朝一夕的事,倒不如成立新組織。

他認為青年新政的優勝之處在於由下而上的諮詢模式,所有成員都能參與其中,例如組織的中英文名稱及標誌設計都是經過全體成員討論及表決;為提高成員的參與度,他們有「手牽手政策」,規定成員只可推薦熟悉、且有相近想法的朋友加入組織。經過這一道審查,便能確保新成員理念一致,並肯定他們願意投放時間,從而令組織結構更緊密。

青年新政分工明確,設有小組分別負責資料搜集、設計、公關等事宜。周世傑選擇在堅尼地城舉辦社區活動,除了因為他生於斯長於斯,亦覺得於此區參選的話勝算甚高。他指出,堅摩區(堅尼地城、摩星嶺)現任區議員,民建聯的陳學鋒於上屆區選僅險勝空降的泛民對手二百多票。他預計自己假若參選,勝算約有六至七成,又言勤力是他最大的優點。他每星期落區二至三次,在擺街站期間,記者見街坊向他反映區內問題,他聽到後表示會跟進情況。

周坦言平日都有遇上反對聲音,指摘他們是外國勢力,面對批評,他這樣回應:「你要服務人民,就要有這個心接受任何人批評。要不然跟政府有什麼分別?」縱使年輕人予人經驗不足的印象,惟周認為成年人雖有很多經驗,卻也有惰性,不願意再努力做:「龜兔賽跑也是這道理。兔仔覺得自己永遠跑得快,停了下來,烏龜都會贏到你。你能否成為那隻龜呢?就看你的心機和心態。」

王進洋(左)認為單純叫一兩句口號並不會被選民認可,是時候放下雨傘,重新上路。他正積極考慮出選東涌南區,希望憑勤力贏得東涌南選民的一票。
王進洋(左)認為單純叫一兩句口號並不會被選民認可,是時候放下雨傘,重新上路。他正積極考慮出選東涌南區,希望憑勤力贏得東涌南選民的一票。

我們是未來:協商平台 防止內訌

年僅二十歲、有意出戰東涌南的王進洋去年才完成文憑試,成績一般,原打算捲土重來,再戰考場,豈料「雨傘」時代為他帶來另一場考驗,令他決定踏上從政之路。年紀輕、學歷不高,但居於東涌十多年的他強調自己比其他有意參選的人「在地」:「我走出來不是一個區議員,我像一個街坊多於像個區議員。」他希望以勤力彌補自身的不足,實實在在地踢走該區的建制派。他認為「我們是未來計劃」主要提供了一個協商平台,防止雨傘後組織因為政治取態不同而慢慢疏遠,甚至內訌。

可是,回顧上屆東涌南選區的戰況,建制派成員、現任東涌南區議員周轉香大勝公民黨候選人近一千三百票。試問一位毫無經驗的年輕人又何來信心可以擊敗他們呢?王進洋直言以往參選東涌南選區的公民黨成員落敗收場,歸根究柢,是由於泛民只懂得強調立場、意識形態,卻忽略地區工作的重要性。後來東涌北區議員林悅因以欺騙手段獲金錢利益罪名成立,議席出缺,公民黨余俊翔在補選勝出。

尚有精彩內容 請轉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