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要廣 臉皮要厚 — 《大學線》

人面要廣 臉皮要厚

記者:黃碧文

最初決定做「貴價劏房」這一題時,老師建議我們以住客(多為年輕的專業人士 )的心態出發,這樣會較吸引。我記得那時陳惜姿老師還打趣說:「找個住劏房的精算師來訪問吧!」

但原來個案真的不是說要找,就能找到的。

頭兩星期我們問身邊的人,都找不到這類住劏房的專業人士。於是我們開始在手機的電話簿翻來翻去,撥打給那些幾年沒見的舊同學、新年才見面一次的遠房親戚,甚至是「阿媽個麻雀腳個女」。時間緊迫,寒喧幾句就要問別人會否認識這類人,沒說句謝謝就掛線了,連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結果,真的給我找到個親戚符合條件,願意接受訪問。

但到截稿前的一星期,我們手上仍只有一個個案。於是,我們甚麼方法都打算試試。曾打算到這些劏房林立的大廈「白撞」,拍門找目標,卻發現這些舊樓保安嚴密,白撞上去根本不可行;又曾計劃找個晚上站在門口,待這類住客放工回家時接觸他們。但又發覺,單憑外表,最多只能大概判斷到他是否年輕的專業人士,但根本不能分辨出他是否住在劏房。而且他們多數很晚才回家休息,這樣「撈case」似乎不太有用。最後我們惟有再三請求地產經紀介紹劏房租客,幾經交涉,才成功找到另外兩個個案。

「做記者人面要廣,臉皮要厚。」這是我進新傳後,老師第一課所教的,亦是我到現在,仍要繼續努力學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