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身的出櫃諮詢服務 — 《大學線》

切身的出櫃諮詢服務

已和家人出櫃的熱線監事阿哲就強調,同志自己也要明白家人的處境,要主動找資料給家人去明白同志社群,他說:「因為父母親接觸的環境跟我們很不一樣,因為我們是同志,比較知道去哪裡找東西(資料)和認同,父母親是沒有的。」.JPG

城市與身體活得很自在(一)
再見亦是朋友

城市與身體活得很自在(二)
你居住的環境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城市與身體活得很自在(三)

撰文:何敬淘 李智達

走得比我們前得多,但台灣同志仍然自覺不夠。目前當地仍然有對同志不友善的人,所以他們的同志運動仍然在打拼,近年更有選舉同志監察團,目的是留意立委和總統候選人在性別平權上的立場,又會跟進候選人的「期票」有沒有兌現。不過,他們的運動不只是向社會要求更公平的空間,同時亦會關注到同志自身切身的需要。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為不同性向的同志,同志父母以至教師提供諮詢服務,不單只教育法律權益和安全性行為,甚至如何和家人「出櫃」,他們都會提供意見。

已和家人出櫃的熱線監事阿哲就強調同志也要明白家人的處境,要主動找資料給家人去明白同志社群,他說:「因為父母親接觸的環境跟我們很不一樣呀,因為我們是同志,就比較知道去哪裡找東西(資料)和認同,父母親是沒有的。」他相信家人都不是一成不變的,就好像他自己去鼓勵母親不一定要困在廚房,可以去搓麻雀或做自己喜歡的事,嫁了的女人一樣可以自在。

針對面對家人的壓力,他們出版了《親愛的爸媽,我是同志》和其他教育書籍,而《親》亦是香港小童群益會性向無限計劃推薦的書籍。又做諮詢工作,又出書,資源何來? 熱線理事長楚楚向我們表示,同志運動中的大型晚會,每年賣票與募款就得到大約台幣三、四百萬。

香港式民主

熱線理事長楚楚向我們表示,同志運動中的大型晚會,每年賣票與募款就得到大約台幣三、四百萬。

香港同志運動不只是欠缺資金,亦是欠缺選票。同志組織女同學社執行幹事小曹就如此評論香港:「香港的民主意識好淺薄,我們講的民主純粹是議會政治,我們所談的人權也相當狹窄,所以我們沒辦法將我們對民主、人權、法治等的渴望延伸至其他領域,尤其是性的領域,是禁忌來的,不能進去。好少人會用人權、民主的角色去講性,一講性就有另一個標準。」

如果民主、自由是和生活息息相關,民主自由是讓每個人也有權選擇合適的生活方式,愛一個人是個人的選擇,香港人的身體,香港人的性別領域又要多久才可以邁向民主?

更多精彩內容,請瀏覽:

城市與身體活得很自在(一)
再見亦是朋友

城市與身體活得很自在(二)
你居住的環境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