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六四‧六四再見》列明慧 — 《大學線》

《再見六四‧六四再見》列明慧

列明慧說站在台上放眼台外,雖然看不清參與者的面孔,但無數燃亮了的燭光在揮動,仍是叫她感動無比。

編輯│張嘉雯  記者│梁雅宜  攝影│梁雅宜

列明慧說站在台上放眼台外,雖然看不清參與者的面孔,但無數燃亮了的燭光在揮動,仍是叫她感動無比。
列明慧說站在台上放眼台外,雖然看不清參與者的面孔,但無數燃亮了的燭光在揮動,仍是叫她感動無比。

每年六四維園晚會,司儀一句 : 「平反六四,永不放棄」,帶起了一浪和應的聲海,當燭光緊接亮起,人人嘗試放眼台上,找尋那悲壯女聲的源頭。九年過去,大家不見其人,只聞其聲,她在台上的吶喊呼告,聲音雄厚紮實,每一句禱告與悼念激起了市民的熱情,亦掀起過大家的哀愁。擔任六四晚會司儀將近十年,她的每句說話,都刻在維園燭光後的每位市民的心坎裏。十年間寂寂無名地喊叫,她說自己是六四悼念晚會中的平凡人,她叫列明慧。

司儀之路

列明慧第一次參與六四晚會,是在九六年,她大一的時候。她說家裏管教甚嚴,中學時代,家人除了不讓她參與政治活動,平日放學後也要立即回家,所以參與六四晚會,是她上了大學後的事。由參與者到司儀之路,她笑說可由「推車」說起。初參與六四晚會,她看見支聯會的籌款車沒人推,便自發上前幫助。會內的人竟然信任她,讓她每年都幫忙,後來更順理成章成為支聯會義工。直至零四年,會內想一改晚會單一男聲的慣例,希望加入女聲,才輾轉找上列明慧幫忙。

九年來的第一次流淚

連年六四,上十萬市民到維園爭取平反六四,以燭光為六四死難者悼念。
連年六四,上十萬市民到維園爭取平反六四,以燭光為六四死難者悼念。(圖片由Ernus Leung 拍攝)

圖片由Ernus Leung 拍攝

九年的經驗叫列明慧由一個「字字跟稿讀」,到能把儀式的每個程序一字一句倒背如流,在台上具個人風格的司儀。不管是有人在台下大聲指斥他們把晚會儀式化,還是被人上台搶咪,多少風雨中,列明慧還是表現得異常地冷靜,內心雖受委屈,卻不輕易流淚。但去年(二零一三年)的六四晚會,一場滂沱大雨卻打到她的心中,她流下九年司儀生涯中的第一滴淚。那一夜,晚會尚未開始,大雨已浸沒了台後的控制室,台上的燈光和音響也全被浸壞。在漆黑中,工作人員冒著大雨在搶救器材,而一向怕冷的她,卻堅持站在台上,希望市民知道晚會仍在進行,那怕現場無光無聲:「我一直在淋雨,淋了二十幾分鐘。我整個人是震的,全身濕透的,但我都沒有離開,因為我看見不只是我一個人,是台下的人全都沒有動。你看見那些傘全在這,有些沒傘的人也在這裏,不是只有我一個,那個感覺就是『我們全都要在這裏』。

六四二十三週年晚會,有示威人士在專任學聯秘書長李成康發言時上台搶咪,列明慧立刻衝上前應對示威者。